山龙胆

首页 » 常识 » 诊断 » 青海野生动物摄影师缘何屡获国际大奖青海
TUhjnbcbe - 2022/8/30 8:23:00

《山雨欲来》(第六届塞尔维亚Tower五地摄影巡回展彩色开放组Ruma赛区FIAP金牌)焦生福摄

《当妈妈说跑步前进》(第56届国际野生生物摄影师年赛哺乳动物组冠军)李善元摄

《生死对决》(第55届国际野生生物摄影师年赛年度总冠军)鲍永清摄

《雪域精灵》(第55届国际野生生物摄影师年赛环境中的野生动物组冠军)樊尚珍摄

《大漠狼行》(第57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自然类铜奖)樊尚珍摄

《生存》(第56届国际野生生物摄影师年赛哺乳动物组高度赞扬奖)同海元摄

《居安思危》(年德国第5届AC-FOTO国际摄影公开巡回赛PSA金奖)焦生福摄

导读:

青海摄影师在国际野生动物摄影领域频频获奖。究其缘由,是因为青海野生动物资源丰富、党和政府高度重视青海的生态地位、青海实施“一优两高”战略带来的良好生态为野生动物摄影提供了绝佳的环境。青海野生动物摄影师长年累月爬冰卧雪,坚守高原从事创作,他们恪守“不惊扰动物”的环保操守,拍出了真实反映高原野生动物世界的佳作。而多年来对农牧民摄影师的培训,发挥了他们从事野生动物摄影得天独厚的优势,他们中间,很可能走出明天的野生动物摄影大师。

这是一个不眠之夜。

北京时间年10月14日凌晨,第56届国际野生生物摄影师年赛(WPY)颁奖典礼正在英国伦敦举行。在电脑前守候了一夜,青海摄影师李善元和朋友们终于通过网络迎来了激动人心的时刻——主持人宣布:“中国摄影师李善元的作品《当妈妈说跑步前进》获得哺乳动物组冠军。”

国际野生生物摄影师年赛被誉为世界野生生物摄影界的“奥斯卡”,能在这一赛事上获奖,是很多国际知名摄影家梦寐以求的事。年,青海摄影师鲍永清击败众多职业摄影师,赢得了第55届国际野生生物摄影师年赛年度总冠军称号,是该赛事举办五十多年来,中国摄影师首次获得这一荣誉。在WPY中获得单项冠军的中国摄影师同样屈指可数,年,李善元问鼎单项冠军,再加上年获得单项冠军的樊尚珍、年获得高度赞扬奖的同海元,青海已经连续有四人获得这一国际赛事的各项大奖。

不仅如此,近年来,还有多位青海野生动物摄影师在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摄影大赛上斩获奖项,比如,樊尚珍的作品《大漠狼行》在第57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也称“荷赛”,是最具权威性的国际专业新闻摄影比赛)中获得自然类铜奖。年,摄影师焦生福被国际摄影艺术联盟授予一级荣衔,其作品曾多次在德国、澳大利亚、塞尔维亚等国举办的各项摄影大赛上获奖。

虽然地处中国西北一隅,但青海摄影师却在国际野生生物摄影领域不断获奖,频频迎来高光时刻,其中的缘由何在?

“打豹英雄”的孙子成了雪豹摄影师

老人们说:“你们年轻人幸运得很,我们年轻时一年只能看见一两次雪豹,而你一年就见到了九次。”

每天早上,次丁都会开着车按时出门。作为杂多县昂赛乡年都村的生态管护员,他要上山观察野生动物的活动情况、察看有没有受伤的野生动物、观察游客或者当地居民有没有破坏环境的行为。如果遇到珍稀野生动物,次丁会抓住机会拍摄,有时甚至会连续拍上几个小时,因为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野生动物摄影师。

次丁与他的朋友达杰、更求曲朋是著名野生动物摄影家奚志农的学生。年8月,他们带着摄影作品,远赴长江尾的上海,参加《我从江源来——牧民摄影师成长计划作品展》,把家乡昂赛的野生动物和生态环境介绍给更多的人。

昂赛是著名的雪豹之乡。达杰的爷爷达达年轻的时候,手执石块打死过一只豹子,声名远扬。以他的故事为原型出版了连环画《打豹英雄》。时光流转,他的孙子达杰却成了呼吁人们保护雪豹,痴迷于为雪豹拍照的野生动物摄影师。

老人们说,以前,当地有的牧民猎捕野生动物,吃岩羊肉,用雪豹皮和獐子皮换钱。但是现在没有人这么做了,保护动物成了一种风气。年,次丁9次见到了雪豹,对此,他爸爸有些羡慕地说:“你们年轻人的运气真好啊!我年轻的时候一年只能见到一两回雪豹。”

雪豹属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位居高原生态食物链的顶端,是高原生态系统健康与否的指示性物种。因为稀少,很多雪豹专家一生未曾见过野生雪豹。但近年来,青海全省的2市6州全都发现了雪豹的踪影,这无疑是青海省生态系统健康的一个重要表现。在青海,普氏原羚、藏羚羊、黑颈鹤等青藏高原珍稀濒危动物的种群数量也在逐年增加。

位居世界屋脊的青海,雪山耸峙,碧湖漾波,高寒缺氧的气候阻遏了人类的步伐,却营造了“羽族炫翎,蹄类竞骄”的野生动物天堂。青海是青藏高原生物多样性最丰富和最完整的生物基因库、最大的高原种质资源库。

年,习近平总书记在青海视察时强调:“青海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态,必须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位置来抓,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相统一。”

对总书记的话,青海全省上下牢记心间,狠抓落实。一项项环保政策的出台,极大地改变了农牧民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全省有14.51万人像次丁一样成为生态管护员,人们用全新的眼光来看待自己与生态环境、与野生动植物的关系。

在祁连山国家公园天峻片区,如果雪豹吃了谁家的羊,牧民们往往会说,吃就吃了吧,它也要吃东西,也有孩子要养活啊。如果牧民摄影师们发现有白唇鹿的角被挂在网围栏上难以挣脱,就会及时解救,发现哪里有人在打鸟,他们也会及时打电话报告。

青海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达洛说:“青海省实施‘一优两高’战略、建设国家公园示范省,保护野生动物蔚然成风,自然生态得到了极大改善,野生动物的数量增加,为野生动物摄影师拍出优秀作品奠定了基础。”

不加惊扰,才能拍出野生动物摄影佳作

用长焦镜头秘密观察野生动物,是一种环保操守,这不仅确保了野生动物正常的生活不被惊扰和侵犯,也保证了摄影镜头记录的真实性。

如果时光倒流一百多年,在世界范围内,拍摄野生动物的摄影作品还难登大雅之堂。野生动物摄影实际上是人类对工业社会所派生出来的环境污染、物种灭绝等现象进行反思后诞生的。可以说,野生动物摄影的从无到有,再到被高度重视,反映了人类保护环境、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从觉醒到不断提高的历程。

青海知名学者马钧认为:“动物摄影——尤其是野生动物摄影,是没法设计对象的姿态和表情的,从这一点上来说,野生动物摄影作为最难拍摄的题材,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它那层出不穷的决定性瞬间的纪实风格。为了保证这种最具挑战性的、高难度的动物摄影所需要的纪实风格,摄影家在熟悉掌握动物习性、活动规律的前提下,才可以进行创作。”

李善元就是这样一位熟悉并掌握野生动物习性和活动规律的摄影师。他通过实地观察、向牧民请教和上网查资料,多渠道了解野生动物的习性。渐渐地,天峻草原上的那些野生动物何时发情、何时交配、何时产仔、何时断奶、何时挪窝,他都谙熟于胸。在藏狐发情的季节,可以拍到雄性藏狐追逐打斗的镜头;在小藏狐出窝的季节,可以拍到它们嬉戏玩耍的画面;而赤狐出窝等各项活动的季节又要比藏狐晚两个月左右……

在摄影界,有的人故意惊扰野生动物,再按动快门,他们想在驻留高原的短暂时间里,收获吸睛的作品。

但鲍永清、李善元这些优秀的摄影师却说,你只有不惊扰野生动物,才能拍到真正的好片子。他们用长年累月的爬冰卧雪,用不加惊扰的守候,来摄取决定性的瞬间。为了让野生动物对摄影师“熟视无睹”,他们经常采取这样的策略——用相机瞄准动物的洞穴,在草地上趴几个小时,等野生动物接受了这个空间距离,第二天再往前移十几米。几天下来,直到逐渐进入最合适的距离,才正式进行拍摄。

为了拍摄雪豹,鲍永清曾经在地坑中进行蹲守,他在地坑周围撒上牛粪以掩盖人的气味。他还用灌木枝条为掩护,自己躲在后面拍摄,为的是在不打扰的情况下,让雪豹离自己更近一些。

李善元说,在拍到《当妈妈说跑步前进》这张片子之前,对画面上的这窝兔狲他已经跟踪拍摄了3年,而他拍摄这片草原上的兔狲已经有6年时间。

马钧认为:“用长焦镜头秘密观察野生动物,这既是一种保护手段(大多数野生动物都具有极强的攻击性),也是一种野生动物摄影家的环保操守,这种环保操守不仅确保了野生动物正常的生活不被惊扰和侵犯,它也保证了摄影镜头记录的真实性。可以说,带有明显环保意图的野生动物摄影,它自始至终的价值就在于它在记录时所达到的客观性、真实性的纯度。”

“永不撤离的生态摄影师”

青海的地理高度是大自然的造化,而青海的野生动物摄影定格下的那一帧帧共存共荣的和美瞬间,则是青海人守护美丽家园所臻达的精神高度。

年10月28日,“青海国家公园示范省农牧民生态摄影成果展”在青海美术馆开幕,名农牧民摄影人的作品在此展出,他们从各地赶来,品评图片,切磋技艺。

达洛说,近年来,青海省林业和草原局、青海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青海省摄影家协会每年都对三江源头、柴达木盆地、祁连山下、青海湖畔以及河湟谷地的农牧民摄影人进行培训,目前,受训的农牧民已达千余人次,覆盖了青海省的各个州县。

在拍摄野生动物方面,农牧民摄影师有着明显的“地利”优势,雪豹、兔狲、藏羚羊、白唇鹿……这些城里人难得一见的动物往往就在他们承包的草场上,与他们比邻而居。牧民们还能从大自然的背景色中迅速辨识出隐于其间的野生动物,对这种能力,即便是资深的野生动物摄影家也自叹弗如。

在摄影师的指导下,这些农牧民把镜头对准了藏羚羊、黑颈鹤,对准了龙胆花、绿绒蒿,对准了家乡的雪山、湿地和湖泊……

在三江源地区,受到培训的农牧民自发组织的摄影队已有数十支,他们每年都会在青海、甘肃、四川、云南四省的藏族聚居区开展拍摄、展览和学习活动。

我省文化界知名人士王贵如说:“青海的野生动物摄影之所以能走向世界,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拥有一支高素质的本土野生动物摄影家队伍。”农牧民摄影师的培训,让这支队伍的根须向泥土中延伸得更深更广了。谁能说,在这些“永不撤离”的生态摄影师中间,不会出现明天的鲍永清和李善元?

青海野生动物摄影家和农牧民摄影人的照片让我们走进了青藏高原的野生生物世界。这些照片,既让我们领略了弱肉强食的残酷,也令我们为野生动物表现出的勇敢、亲情而动容。这些照片告诉我们,从食物链顶端的雪豹、大,到位居食物链末端的弱小动物,都是高原生态系统不可或缺的一环。保护它们和它们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就是保护清清母亲河源源不断地流淌,就是为中国和亚洲很多国家守护生态屏障。保护它们,也是在努力为子孙后代留下一方净土,让千万年后的他们,依旧能看到万类生灵竞自由的高原野性世界。

作者:辛元戎稿件来源:青海日报声明:以上内容版权为《青海日报》所属媒体平台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1
查看完整版本: 青海野生动物摄影师缘何屡获国际大奖青海